笔下文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下文学 > 一夜冥妻 > 番外 免费

番外 免费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时间如天空飘动的云彩,眨眼万年。
      远古战场早已结束。再动人心魄的战斗,也终有埋藏于历史大地的那刻。甚至于那段让人铭记的画面,都成为了一段传说。
      许多年后,就连事件的亲历者都已经不在,他们或者长眠于此,身死道消,或者逆转轮回,击破命运,去了那虚无缥缈的传说之地。
      但没有修士知道是真是假,或许他们都已经死了。只有那些亲历者的子嗣,偶尔看向天空时,才会露出敬重之意。
      他们好奇,万载时光之后,那曾经叱咤鸿蒙的周远,现在究竟身处何方,又立下了何等功勋。
      神界,东洲,金玄城。
      作为东洲数一数二的大城,金玄城人口亿兆,繁荣无比,城中心之地更是寸土寸金,一栋房子价值甚至超过一尊大帝级奴隶。
      然后就是在金玄城中心,却有一片气势宏伟的建筑群,楼宇千罗,高塔冲宵。它好似一尊古神,横亘城中。
      每个路过之人,都忍不住投去羡慕敬重之色。
      因为所有人都知道,这片建筑只属于一个人,金玄城主。
      只要他在,金玄之城便是整个东洲最安全之地,无人敢于作乱。
      此时正是正午十分,天空烈阳似火。就连最不怕热的鸣蝉都停止了聒噪,城主府内更是一片安宁,然而再热的天,都阻止不了府中湛清的池塘边,绿荫树下,两个孩童的争吵。
      “六哥,你大错特错。我们父亲是最厉害的,他是最强的金玄之体,”一个孩童猛地站起来,看着面前另一孩童,一本正经的说着,眼眸里满是崇拜之色。
      “为什么?”那略大的孩童问。
      “这很简单啊。”小孩童一脸自豪道:“母亲说过,金玄一族过去可是被当作奴役四处贩卖的,是父亲他几乎一己之力,逆转了整个金玄族被奴役的命运,让所有族人重获自由。”
      “还有呢?”那六哥笑眯眯的说道,似乎不急于反驳。
      “父亲建造了这金玄城,让此地从无到有,千年时间就成了东洲最大的城池之一。”
      “嗯,继续说下去”
      “父亲实力惊天,是同龄一辈的最强者,他的冰焰仙诀无人敢招惹,东洲之皇都要承认金玄城的存在。”
      “所以父亲就是东洲最强的修士,六哥你怎么可以说是旁人!”孩童说完,气呼呼的鼓着嘴巴。
      稍大孩童此时带着笑,不慌不忙。
      “小弟,我知道父亲很强,但东洲最强的绝对是东帝皇大人,否则你告诉我,父亲为何只是城主,而不是东洲之主?”
      孩童瞬间傻眼了,他似乎从未考虑过这个问题。
      两个孩童看起来都六七岁大小,心智初开,对这个诺大的世界,各自不同的认识,都几乎源于旁人。
      他绞尽脑汁也想不通这一点,不由得抓耳挠腮,面庞通红起来。
      “父亲若最强,为何他不是神界之主?虽然现在神界无主,但最强者一定可以统一神界对吧。”稍大孩童步步紧逼,看着面前孩童惊慌失措的表情更加得意。
      他拍着弟弟肩膀道:“弟弟,虽然我也知道父亲很强,但这世上比父亲强的人还有很多,太多了。”
      “不,妈妈告诉过我,父亲就是最强的,妈妈说的一定是对的。”小弟咬着牙,眼睛通红,看起来不服气,又要哭的样子。
      最终他还是绷不住,终于大哭起来。
      “喂,你别哭啊,要是小桃姨娘看到你哭了,还不以为我欺负你。行了,父亲是最强的还不行吗?”那六哥也顿时慌了,赶紧过去劝。
      “你们两个臭小子,到了时辰不来修炼,却是躲在这里打闹!”
      一声闷哼好似洪钟,说话之间一道黑影走过来,一把将两个孩童都提了起来。
      “族长伯伯我们错了,求你千万别告诉父亲和几个额娘。”两个孩童看到这白胡子老头,却都吓的噤若寒蝉,赶紧告饶。
      “哼,你们现在乖乖胡师傅那里跟着修炼童子功,不偷懒的话,我就答应你们,去吧。”
      老者吓跑了这两个孩童,笑了笑,突然一拍脑门,赶紧朝着城主府内,最大的一座大殿而去。
      殿宇之中,我盘膝而坐,脸上微微带笑。
      刚刚两个孩子之间的对话,我听得一清二楚,却并不打算介入其中。
      直到片刻后白须老者前来,我才微笑着站起身来。
      “族长,您来了。”
      “说多少次了,别叫我族长,叫我三伯就行,如果不是你死活不要这族长之位,你早就是金玄一族的族长了。”老者笑着摆摆手。“我这次过来,是来送这百年的五行神草,日子太舒服,差点忘了。三千年的繁荣日子,过去真的是想都不敢想,这多亏了你。”
      “你我同族同源,族长你说这话就见外了,而且我和夫人朋友刚来的时候,金玄一族也帮了我许多。”我接过储物袋子,将它放入空间之中。
      “你妻子的病,最近好些了吗?”
      闻言我笑容瞬间敛去,摇了摇头。
      虽然老者没有问哪个夫人,但我知道他说的是妘幻琴。
      在鸿蒙大陆时,妘幻琴便已经表露心仪,希望我接纳众女,不要让诗蕊,小桃,白素素等人苦等一生。
      但我没有立刻答应,直到飞升神界,我开创下一片疆土,才耐不住幻琴的叨念,加上对诗蕊等人的亏欠感,和众女都成了亲。
      但我却没有想到,就在成亲之后不久,一个仇敌阴魂不散,向我亲人出手,虽然最终被我灭杀,却伤了妘幻琴,让她至今没有痊愈。
      “哎,尊夫人他真是命运多舛,这里是我这些日来搜集的上古丹方和药物,希望能略尽绵力。”老族长叹了口气,随即又递来一些物品,我赶快谢过。
      老族长走后,我目光扫过那些药方神药,叹息着一股脑丢入了空间之内,并没有打算尝试。
      妘幻琴病后,许多亲友都在寻找可用之物,不过效果微乎其微,甚至可以说徒劳无功。
      因为妘幻琴所中的是极火之术,火毒极强,连我的冰焰仙法也只能控制,无法祛除,更是无药可医。
      除了那传说中的冰凤之血。
      但冰凤早已不存于世间,希望渺茫。
      想到这里,我不禁想到了诗蕊。
      不知道她现在过得如何。
      诗蕊和妘幻琴情同姐妹,在幻琴受伤后,她始终陪伴左右,禅精竭虑,却无能为力。
      不久后,诗蕊不辞而别,她给我留下字条,发誓一定要寻找到医治之法。
      这一断联系,便是百年。
      我摸起一块玉佩,轻轻抚摸。这里存有诗蕊一抹神魂。玉佩光润,证明诗蕊依然完好的活着。
      收起心思,我飞腾而起,目光如电穿透万里,扫向四周神州。
      老族长走之前,告诉我有探报最近东洲妖气升腾,似乎有妖穿过了结界大阵。
      神界妖族和人类更加不容,穿透结界而来的,十有八九都是祸患。
      “哈哈,周远,你小子是怎么发现我的,既然感应到,还不过来接我。”
      然而此时远方虚空一声大笑,妖气凝集。
      我哭笑不得,这穿越之人我瞬间知道了身份。
      “熊帝兄,就算旁人不接,我也一定会来接你的。”我大笑一声,身体冲出金玄城,放开护城大阵,请熊帝入内。
      “你的好酒呢?”熊帝已落下来,便舔着嘴唇四周张望。
      我微微一笑,这熊帝便是我在鸿蒙大陆时,在妖族之地沟通的妖帝,当时我俩为了妖族之事吵得面红耳赤,却也各自欣赏,结下了一场情谊。
      而到了神界,熊帝更是得知我的消息后,千里迢迢从妖界山过来见我,我俩也在相互帮助下感情不断促进,现在可以说是患难之交。
      “别的没有,好酒管够。”我一挥手,重峦叠嶂术化作千万条气息,落在酒坛中,瞬间凝结的大量美酒,我将酒坛送入大殿之中,顿时香飘千里。
      熊帝闻着酒味,就好似看到了蜂蜜一般,眼睛都冒着金光。
      “不过喝酒之前,我还有点更重要的事情要和你办。”但熊帝居然没扑过去,反而擦着嘴角,神秘一笑。
      我微微一愣,熊帝这家伙嗜酒如命,每次来都先喝个三天,这次居然还能忍住,究竟是什么大事,能让他忘乎所以。
      “好久没见,我也手痒许久了。”熊帝哈哈大笑,身体猛地冲出来,一双蒲团般的大手就挥舞向我的肩膀。
      神帝出手,势如雷霆劈落,大殿一阵轻颤中,风声直拍我的面庞。这还是在坚固无比的神界,如果换做鸿蒙大陆,熊帝这一巴掌,就足以让整片大陆崩溃!
      我微微一笑,双脚稍稍后退半步,云淡风轻。
      大量的冰焰之花,在我身体四周弥漫,随即绽开。
      万道花瓣,五光十色,绚烂无比,好似无边花海。
      如果有鸿蒙强者看到这一幕,一定会无比震惊。
      因为我当初的一道冰焰之花,现在竟然幻化出了无数,冰焰之术我早已突破第十层,冰焰之花也已经从一朵变成了千朵。
      而威力更是万倍!
      我双臂挥起,顿时四周变成花的海洋,每一片花瓣,都蕴含着无穷威力,铺满天地。
      熊帝双掌抓过去,顿时落在了这无数花瓣之上。
      我眼眸一凝,顿时风卷花瓣,左侧化为一片火海,右侧则冻结成一片冰霜。
      砰!
      冰霜火焰和熊帝一双巨掌接触,瞬间爆发出巨响,好似天裂之声。
      “哎呦,最讨厌你这冰火之术,老子的爪子。”旋即熊帝怪叫一声,手掌拍碎了不少花瓣,一双熊掌却也一个冒烟,一个泛霜,他赶紧后退。
      随即熊帝看着我,眼睛陡然一亮。
      “你小子隐藏的够深,现在修为已经接近神帝了吧,这些年来,神界始终没有你的消息,居然韬光养晦,修为提升了这么多。”
      神界之中,在大帝之上,还有神君,神帝和神皇。神帝已经是神界的顶尖强者。
      “这还不是你给我留面子,否则我这点雕虫小技,还不全被你破了。”我笑了笑,和熊帝对桌而坐。
      “你可别谦虚了,你这冰焰之术,就算我能破解,也弄得一身伤,但谁不知道,你小子最强的是五行规则之术,还有那糁人的掌法。”熊帝摆了摆手,抓过一坛美酒,仰头便喝,毫无形象的样子,谁能想到他是妖族数一数二的神帝。
      随后熊帝擦着满是酒渍的嘴巴,朝我嘟哝。
      “真不知道,你的冰焰之术”
      “你们不够意思,喝酒不叫我。”这时外面传来一阵笑声,淫魔飞身而来,身后还跟着顾德顺,匡古和尹昭等人。
      熊帝和淫魔等人同样熟识,打过招呼之后,我们便举杯畅饮,期间谈起这些年来神界各种秘闻趣事,众人也都笑个不停。
      来到神界已经万年,众人的修为也大幅提升,酒宴从午时摆到夜晚,去也没有停息的打算。
      “周远,”熊帝满身酒气,踉跄的走过来,傻笑道:“如果你我终有一战,是你死我活,你会如何?”
      “为什么要战?一起喝酒不好吗?”
      “如果真有那天呢?”
      “熊帝,你小子真是扫兴,快过来继续说,你们妖族那三大美女的事。”淫魔此时笑着走过来,一把将熊帝抓走了。
      我笑着摇摇头,这小子到了神界也不安分,之前还搞了一个东洲城主的女儿,当时我们根基未稳,差点害我们丢了命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