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下文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下文学 > 三无神医 > 第6章 神医

第6章 神医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菜香已经起来了,盈盈不再说话,热气腾腾之下,她脸上都蒸红了,但坐在灶下的张扬心思全都飞了!
  只因为刚才一个小插曲,妹妹的手真的没有切到吗?
  绝不是!她的手的确切破了,拿到手上看的时候还有血口,带着点水的手上分明有一道小小的伤痕,送入口中,嘴里到现在还有一点血腥味,这伤是真实的,但为什么吸一吸就好了呢?
  这会不会与上午的奇妙感觉有关?吸妹妹手指的时候,他也分明感觉到舌头上有一股清凉在流动!
  张扬悄悄地掏出一把小刀,将身子朝灶膛里缩一缩,锋利的刀片划过自己的手腕之时,张扬皱了眉头,一道浅浅的伤口出现了,有血珠从里面渗出,这次看得明白,百分百是受伤了!
  这根受伤的手指悄悄塞进口中,轻轻一吸,只一吸,张扬就感觉到了异样,舌头处清凉流转,手指上也一片清凉,疼痛片刻间消失,一抽出来,火光下看得明白,伤痕完全消失!
  他傻了!自己嘴巴里有云南白药!不,比云南白药还灵验百倍!
  这是怎么回事?只能是今天上午的奇遇在发挥作用!
  盈盈已经在炒第二个菜,张扬也在割第二刀,这一刀重得多,也深得多,割破,小刀悄悄掉入下面的柴草中,手上已经是鲜血淋漓,这一刀是不是割得太重了?先握住,张扬右手握住这个伤口,一握住奇怪的感觉又生,一丝丝清凉冲淡着疼痛,很快,疼痛变得麻痒,麻痒慢慢消失,他的手伸开,已经没有任何痛感,两指一搓,血粉纷纷而下,血粉之下没有任何伤痕!
  验证了,并不是自己的唾沫是云南白药,而是自己体内的这种清凉流在发挥作用!用手指摸一摸效果更佳!
  火还在熊熊燃烧,火苗蹿动中,张扬的眼睛也在闪烁,看着自己的手,体会着清凉感觉在手指上流动,是一种梦幻般的感受,这是一只什么样的手?刚刚让一棵千年古树瞬间走到生命的尽头,现在却能让伤口瞬间修复,这样的手到底是天使的手还是魔鬼的手?
  这就是医术!这就是医经上记载的最高妙的法门,象这样的医术才能真的配得上那么严格的告诫,医经前面的两句告诫估计真正想说的就是这门隐藏的医术,决不会是后面的各种古方,那些古方虽然晦涩、虽然精深,但依然超脱不了世俗的医术,还不值得告诫!
  “非至纯者不可修习,否则妙术不成!”自己修习了,而且成功了,难道就因为自己还是一个处男?今后真的得“纯”起来?否则就会散功?如果是别的医术,他不信,但这门功法如此奥妙,上了身莫名其妙,如果有一天因为不“纯”离他而去,他也不会感觉太惊奇!
  他是第一次对这告诫重视起来,如此奇妙的医术一上身,任何人都舍不得放弃,正因为舍不得放弃,他才会烦恼:自己真的得象爷爷一样孤独地过一生吗?
  第一条告诫还遥远,起码他眼前还没有将小媳妇变成真媳妇的打算,她还太小,刚刚考上重点高中,就算没有这条告诫,也不能废了她的学业吧?
  但第二条告诫他算是真正明白了,现代社会决没有如此奇妙的外科医术,如果这种医术一露于世,只怕立刻就会引起轰动,全国的医疗研究机构只怕也会全国范围内寻找这只神奇的“小白鼠”,一旦找到他,说不定他的下半生就会在实验室度过,也许是被切成一片片的,每一片都高价拍卖!
  后果恐怕还不是“身败名裂”,而是“身死尸裂”!
  嗯,不能说!千万不能说!哪怕是妹妹也一样不能说,小丫头不可能有害他之心,但小丫头一张小嘴说什么也关不住秘密,如果知道她哥哥成了一个怪物,可以肯定,三婶知道这个消息的时间不会迟于黄昏到来之时……
  他的设想很对,但他忽视了这本书形成的年代,那个年代决没有医疗机构,也不存在“小白鼠”一说,但那个年代兵荒马乱,豪强横行、杀戮连连,如果知道有这样奇妙的法门,法门的拥有者走遍天下都不得安宁,与张扬的担心倒也异曲同工。
  做的菜重新放入大锅中,伴随着饭一起保温,当饭香与菜香完全融合之时,宣告盈盈的一顿午饭又已做好。
  “哥!吃饭!”
  张扬站起,深深吸一口气:“盈盈,你做的饭真是越来越香了!”
  同样是白他一眼,盈盈笑盈盈地来了一句:“哥,你的书没了,借口也没了,下午做什么呢?”
  “下午能做什么?”张扬叹口气:“到山上找泡树做搓板呗……”
  咯咯的娇笑声中,这顿饭菜格外爽口……
  午后的阳光正烈,但在大山之中,烈日被绿色植物最大限度地中和,起码张扬只感觉到温暖,这个时候是反差,妹妹倒是在睡午觉,而他在山中晃悠。
  山里古树多,有的直指苍天,是一种历经沧桑的执着、有的俯看深谷,是千百年的威严、那棵大树怀抱另一棵小树,两棵树都渐渐大了,枝叶紧密相连,则是一种眷恋、而那边山崖边的一棵月桂,多年来的娇艳容颜一直不改,她在等待着什么?
  小草爬满山坡,清风中张扬好象读懂了它们的欢乐,蝉在树林间鸣叫,他也好象能听出它们的呼唤,在地下沉睡一千多个日日夜夜,仅能在地上生活几天,这也是生命的执着与生命传承的坚韧!
  不知何时,他的脚步变得很轻,仿佛完全融入这个他生活了十八年,但一直无视的自然世界,也许直到此刻,他才能真切地感受到自然万物的生机弥漫,也能感受它们的喜怒哀乐。
  能量一转动,张扬有一种身轻如燕的感觉,身子一动,从山坡上直冲而下,四周的小草尽皆伏低,是如此的畅快,突然,脚下一空,眼看他就要掉下杂草掩盖的一个小洞,以他的速度,如果真的掉下去,只怕双腿会因为这巨大的惯性而折断,但他自然地一扭,两腿莫名其妙地一错,居然从这个小洞上跳过,两脚一定位,定在下面一棵大树之前,他带着的狂风将大树叶子都吹动,但他说停就停,连身体都没有任何倾斜的表示!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